唯有意识自由

2020-10-01 Views 碎碎念2361字8 min read
featureimg

我的经验是,碰到任何困难都要赶快往前走,不要欣赏那个让你摔倒的那个坑。

记得12年以前,那是一座具有历史性的房子,落座在加油站旁。加油站到老屋的距离中间是田地,还有未曾开发的水泥管,是用于排污用的,我们当地人称为“沟河”。那时候还是很原生态,空气很好,自给自足。老屋是和大伯一家一起住的。那时候还不懂为什么一起,到现在才明白,那时候是在老家里面搬出来,才在外面有了“根”。

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年,后来父亲在零八年经融风暴的时和母亲一起去倒腾木材,便有了本钱在离老屋不到三百米之外的加油站附近购买了地皮。当时是和一个啊伯一起买的,可能是认识了很多年,我也见过他许多次,但自从我上中学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也可能是他建这里的房子用来养老吧。至此到了11年父亲偶尔叫我去工地上用磁铁把那些掉落在水里的铁钉吸上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好像父亲要和大伯分家了。

在老屋这些年,我的记忆里只记得零星,有几件事我记得很清楚。我挺爱折腾我大伯的维修工具,什么东西都要拆一拆装一装,没少给大伯骂。上学的时候还挺喜欢吃小卖部的辣条,回学校之后也是个“蟒人”不爱读书不爱听课,有一种自我天高的样子。那时候还喜欢上一个女同学,单恋。我到现在都不知怎么描述那一种爱是怎么表达的,满舒克《那些年一起追过的女孩》歌词中我喜欢上你,可能就是觉得你可爱,他们欺负你我就上前帮他们去欺负你,第一次会心疼你,但第一次离你那么近。也许说的就和我当时很像吧。后来,上高中之后就再也没知道有关她的消息了。

后来搬到了新家,选了个好日子,正月初四。进新家那天请假回来的,父亲在最前头,然后是母亲,最后是大哥,到我。背着两筐东西,然后就这样,进了新家。那两筐东西我还隐约记得一点是什么,大概是一些用于祭拜神明的东西,还有几盏火水灯。当时是一层平楼,有三座,后来有一座因为要还钱给亲戚抵押给亲戚了。连建筑材料都没有拆,因为当时设计是有夹层,父母住一边,我和大哥住一边,那时候我和我大哥没有什么代沟。后来父亲要做建筑材料生意的时候,那时是我觉得这辈子都难忘的事情,它锻炼了我。

一直到我上中学,当时的我成绩进了中班。这三年也是堕落的开始,原本以为到了新环境就会能好好学习,没想到旧时小学的人会给我带来影响。这个人和我同姓,暂且叫为“L”吧。第一次在班上见到他的时候,我觉得他很眼熟,很认真很仔细的想却叫不出他的名字。后来有一次发作业的时候,他的本子传到我手里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原来他是我小学时玩的特别好的一个人,又想到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回家,在水塔下分别的时候,车子差点撞上我,他的样子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后来我两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发现,他原来是同父母工作搬离的,辗转了五个学校,后来也许是因为最后一次学校那边没有当地的居住证明或者户口不在这无法上初中吧,又把它带回了我们这所小镇,然后就到了现在相见。

第一次学坏是和L在一起的,在厕所。当时和另外一个简称叫Y的同学,玩的好,在上厕所的时候发现它在后边扭扭捏捏,因为快上自习了,我走过去看,在拆一包双喜,当时被怂恿了。第一次尝试肯定没有那么老手,一口下去喉咙和鼻子很呛,大概三十秒之后我怕来不及上课或者班主任提前来,我便丢掉抓他两一起回去上课了。其实也是有点怕被班主任发现我们抽烟,也怕告诉家长,很幸运的是那天班主任有事没来,逃过一劫,再后来我觉得抽烟令我不舒服就没再跟他们一起了。一直到我上初二的时候,我被分班了。因为成绩差,还有在小学的“蟒人”天赋一同被带入之后,班主任就把我和其他同学分到了差班,也就是这个时候L因为某些事情被劝退了。和我在差班玩的比较好的是一个简称磊的同学,他也是和我差不多,但是我俩后来的人生轨迹都不一样了。在这个时间段一直到毕业,我彻底有了抽烟的癖好,有时候带来学校的香烟因为抽完了,还要到低年级同学那里去买,一块钱一支,不分牌子。还因为年轻气盛,和L·Y他们两一起还有几个同学把同班同学打了,他的小拇指关节部位也因此骨折了,这事儿当事闹的很大,好多个家长都来了,具体赔偿了多少我也没问,大概是平分到每个人三千左右,我也不敢问家里人,回去之后就开始叛逆了。离家有一个学期,后来初三才回来。

后来一想,可能中考之后去的高中也现在一样,也就选择了一个技校(被班主任忽悠了)。因为12年那个时候第一次接触到电脑,接触到因特网,还是在国庆,也就是为什么会有这篇回忆的原因。人生第一个小巅峰开始了,我选择了计算机应用与维修(VR),当时感觉好牛逼,现在一想也就那么回事,因为想学也不是一定要通过学校的方式来,而且后来那几年学校说这个vr啊要在上海学我就震惊了,学费和住宿费都不是我现在的家庭能承担的。我在学校什么职位都任职过,可谓一时巅峰,后来还是给抓住了把柄,在厕所抽烟被科长发现,差点就要打电话给家里人了。也就是在这里遇见了一个我觉得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涵老师。她刚从M国毕业留学回来,学的艺术专业,教我们设计课。触动我的是细节,我从来没有那么喜欢上一个老师,感觉她平易近人,经常买零食给我和一起玩的好的F4。还给我过了一次生日,从那儿以后我再也没过过生日了,也不是因为不记得,只是觉得没必要。再后来到了二年级要去东莞实习,她便离职了,在家呆的同时也去学校学了茶艺课,再之后去到了深圳一家和茶艺有关的公司上班了,好景不长一年多就离职了。我和她现在还有联系,听她说她考研了,考到伦敦那边的一所大学,是插画专业。

从东莞实习之后回来,我便萌生不想去学校继续就读的想法了。干脆在家呆着也是呆着,我再次下广了,去到了顺德。因为没有学历,也没有技能,我只能去生产线做了一名普工,在这漫长的八个月里我混上了物料员/仓管。比较轻松,远离了线上,可我觉得日子一天天难熬。母亲的电话里和我说,最近二舅要进新家了,想问我国庆能不能回来,当时本来就有了萌生离开工厂的想法,再加上和领导闹别扭了,就裸辞回家了。圆满了父亲的一个心愿,他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这座城市以外的地方,去了武汉,见到了黄鹤楼。

一直到现在,我才领悟到,才华和学历是多么重要。所以我报考了今年的成考,打算就此作为跳板再加上一年的学习去寻找新的工作。我不甘愿一个人碌碌无为呆家在,有时候父亲工作完回来看到我的样子眯着眼睛笑,我缺怎么也说不出话,也笑不出来,有种自己很没用的感觉。我现在也接着其他外包工作,但这些都不是稳定的,只有一个想法维持着我,离开这里,去寻找新的机遇。

EOF